黨建園地
聯系我們

單位地址:高新開發區芳澤路1號

郵政編碼:471000

電話:0379-64368351

電子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

身邊榜樣
您現在的位置:首頁 > 黨建園地 > 身邊榜樣  > 那山,那水,那溝,那...

那山,那水,那溝,那碑——追記欒川縣潭頭鎮原副鎮長馬海明

更新時間:2015-06-18 15:06:25  點擊次數:1284次
       


    四河三山兩道川,九山半水半分田。這便是欒川縣。

    欒川,這個地處豫西伏牛山腹地的山區小縣,過去曾因閉塞、落后而少有人知。近年來,欒川縣利用山、水、溝、洞等自然稟賦,大力發展旅游業,引得八方游客紛至沓來,一躍成為聞名全國的旅游強縣。去年,該縣接待游客951萬人次,實現旅游總收入50.7億元。

    每每談起這些驕人成績時,欒川干部群眾總會提到一個人——馬海明。他曾任欒川縣潭頭鎮副鎮長,因帶領群眾成功開發重渡溝而被譽為欒川旅游的拓荒者、群眾致富的領頭人

    人的一生,一旦步入官場,應不在于官做得大小,關鍵在于能否抓住機遇,開創一番對大眾有益、能推動社會前進、自己又想干的事業,并且把它干成,這才是最大的滿足、最大的財富、最大的幸福。

    ——摘自馬海明文稿《情系重渡溝》

    一處處考察,一番番論證,重渡溝開發思路逐步明朗起來

    時光,在回溯中尤顯清晰。

    19956月,42歲的馬海明被任命為潭頭鎮副鎮長,主抓村鎮建設、交通等工作。

    當年10月,馬海明從洛陽市建委得到一條消息——洛陽市要確定一批綜合改革試點鎮。他向鎮黨委進行了匯報。經過積極爭取,之后,潭頭鎮成為11個試點鎮之一。

    第二年4月,馬海明參加了由洛陽市體改委組織的綜合改革試點鎮學習考察。在為期10天的考察中,他們從成都到重慶,從武漢到杭州,從湖州到上海,所到之處,令馬海明難以忘懷的,是在考察旅游景點中的所見所聞:西湖景區緣何游人如織?峨眉山上的滑竿隊伍為何多得要分單雙號?景區的小工藝品咋賣得那么火?

    一路走,一路看,一路想……一連串的問號,在馬海明的腦海中不停地跳躍著:距離潭頭鎮20公里的重渡溝,不但水源充沛、瀑布壯觀,而且有大片竹林,風景如畫。如果能把這里也開發成旅游景區,是否也能吸引游客旅游觀光?是否也能讓群眾脫貧致富?

    重渡溝,在馬海明心底,留著深深的烙印。

    生于1953年的馬海明,是潭頭鎮潭頭村人。1961年的一天,馬海明的父親從家里挑了一些盆盆罐罐,到赤土店公社的一些山村里,懇請好心人能給兌換些糧食。在回來的路上經過重渡溝村,跟在父親身后的馬海明餓得前心貼后背。這時,一位好心的中年婦女經過,給馬海明端來一碗糝兒湯。馬海明呼嚕呼嚕喝了個底朝天。那一刻,他記住了眼前的這位大嬸,記住了重渡溝村。

    考察回來,馬海明與潭頭鎮城建所所長等人,來到洛陽市建委村鎮科科長王右祥的辦公室,商量小城鎮規劃工作。馬海明發現辦公室里有幾張風景照片。王右祥告訴他,照片上的風景來自附近的一座山,有人想開發此山,但因為山間無水而擱淺。

    開發?無水?擱淺?此時的馬海明又想到了重渡溝,于是,他告訴王右祥:俺潭頭鎮的重渡溝有山有水,老是美!

    在馬海明的一再懇求和鼓動下,王右祥帶人來到重渡溝,對這里的山山水水進行了考察。這里的峽谷、奇石、溪流、飛瀑,還有竹林、水簾洞、千年菩提樹,給王右祥一行留下了深刻印象。當年秋天,王右祥又先后兩次來到重渡溝,把南、西兩溝又仔細看了一遍,甚至還對一些景點進行了命名,給出了很有開發價值的結論。

    一次次考察,一場場交流,馬海明對開發重渡溝心里越來越有底。

    過了不久,省國土資源部門的一位領導來欒川考察,本來沒準備去重渡溝,但馬海明硬是死纏硬拉,把這位領導請到了重渡溝。看過之后,這位領導稱贊重渡溝是精致的小盆景,水、竹風光在全省乃至我國北方都很少見,給出的評價是非常有看頭

    這時,馬海明又聯想到了自己的南方考察之旅。開發重渡溝,馬海明的思路更加堅定了。

    他將自己的考察情況向鎮領導進行了匯報。

    1996816日下午,在潭頭鎮的一次會議上,馬海明提出了自己的想法:我認為,從現在開始,應該把旅游開發作為一項重要工作,先拿重渡溝開刀,讓這里的群眾富起來。

    馬海明的這個想法,引起不小爭論。

    此時的重渡溝村,是遠近聞名的六多村”——失學兒童多、光棍兒多、生活欠賬多、賭博多、喝酒鬧事多、搞封建迷信多。

    有人說:搞旅游需要大量資金,也需要人才和經驗,目前就開發旅游,條件不具備。也有人說:搞旅游?誰知道啥是旅游?步子邁得太大,風險也大。

    然而,馬海明并不這么認為,他站起來說:第一個吃螃蟹的人總是要有的,要讓群眾富起來,我們當干部的就應該有膽子闖一闖。

    …………

    鎮黨委經過認真討論研究做出決定:馬海明兼任潭頭鎮旅游資源開發公司經理,負責重渡溝的開發工作。

    一紙任命,馬海明上任了。

    跋山涉水,披荊斬棘,勾畫出重渡溝旅游線路圖

    旅游資源開發公司成立了,但馬海明是一個四無經理:沒人、沒公章、沒辦公地點、沒錢。

    重渡溝的開發,關系著重渡溝村1300多名群眾的致富夢能否實現。馬海明想:黨委既然把這個事交給我,再難,也得干!

    此前,馬海明等人曾多次來到重渡溝勘察,基本了解了溝里的情況。然而,開發旅游景區卻是另一個概念:要有成熟的線路,讓景點成串。

    重渡溝地處熊耳山余脈,分南、西兩溝,面積30余平方公里,山中景色秀麗,怪石嶙峋,因為尚未開發,人跡罕至,多有兇險。

    19975月的一天,馬海明再次勘察重渡溝,目的是找到一條南溝與西溝相連的旅游環線。

    這是一次探險之旅。

    馬海明叫上了重渡溝村村委會主任賈文獻及村民趙金山、李虎娃等人,帶上干糧,打算從南溝河發源處下的沒門溝口上到紅石崖,經甕池翻干溝梁,到位于西溝的石灰窯溝水簾洞處。

    上午10點,他們來到了沒門溝口。再往山上走,這里便沒有了路。他們手腳并用,拽著樹枝,踩著石頭,一步一步往上爬。由于路滑難行,好幾個人都是剛上去一點,又像坐滑梯一樣出溜下來,手磨破了,衣服也掛爛了。

    就這樣,大家提心吊膽地翻過3道山梁,來到羊胡子坡。這里地勢稍緩,但羊胡子草卻厚厚地鋪了一層,踩在上面,就像滑冰。李虎娃提醒大家:走這段路可得特別小心。

    大家學著李虎娃的樣子,扳住樹干,攀緊樹枝,拽著草葉,踢著走著。快走出羊胡子坡時,馬海明走了一下神,前腳沒踏實,后腳卻跟了上去,頓時,腳底像抹油一樣滑了一下。他蹲坐在羊胡子草上,快速向下滑去,想停也停不下來。他索性閉上眼,心想,滑吧,看到底能滑多遠?就在這時,他的腳無意間蹬住了一株櫟樹,停住了。馬海明站起來,不由頭皮發麻——前面就是一道深不見底的懸崖,自己已經滑到了死亡的邊緣!

    首次勘察環線并不成功,馬海明絲毫沒有心灰意冷,他決定再次上山。

    過了幾日,馬海明叫上旅游資源開發公司副經理李圪塔、重渡溝村黨支部書記余長學等,從西溝的西水莊溝向南水莊溝穿越。路上遇上搟面杖粗的烏梢蛇,他們驚出冷汗;從30多厘米長的牛舌頭馬蜂窩里飛出的馬蜂,把他們身上蜇得像饅頭;山頂暴雨驟降,炸雷劈開的樹枝險些將他們砸傷;暴雨過后,兇猛的河水差點把他們沖走……

    就這樣,為了勘察、規劃更好的旅游線路,馬海明和他的同伴,一次次腳蹬解放鞋、腰纏葛條,披荊斬棘、不顧艱險地跋涉在重渡溝的山嶺溝坎之間。餓了,他們就坐在樹杈上啃幾口干饅頭;渴了,他們就喝幾口山泉水。歷經千難萬險,重渡溝的每一處山水都深深印在他們的腦海里。

    連點成線,重渡溝的旅游線路圖浮出了水面。

    會,不知開過多少次;話,不知說過多少遍。
    拓荒,首先得拓干群思想上的

    紙上的東西,落地才能生根。

    咱們重渡溝是實實在在的好啊!這水、這竹子在咱洛陽可是獨一無二的啊!靠山吃山,靠水吃水,把這里開發成旅游景區,咱溝里的百姓能掙大錢哩!到時候,大家坐在家里就能數票子。

    重渡溝村有棵老菩提樹,群眾工作就是從這里開始的。

    在馬海明的心中,開發重渡溝的目的,就是要讓這里的百姓脫貧致富。然而,對于旅游,別說普通百姓,就是一些干部也是滿腦子糨糊。馬海明明白,要拓荒重渡溝,首先得拓大家思想上的

    憑兩條溝、幾片竹林,就能把城里人誑來?馬鎮長,你真是個大煽板’(方言,指光說大話不干實事的人)

    還有一次,馬海明仍然是站在這棵菩提樹下進行他的演說,話說到一半,群眾走了一片;有幾個沒走,卻靠在石頭上睡著了。有的村民還為馬海明起了個外號——“馬大煽

    認準的事,馬海明從不退縮。在菩提樹下,會,不知開過多少次;話,不知說過多少遍,道理掰開了說、揉碎了講,村民感到馬海明真是鐵了心”……

    重渡溝有著豐富的竹資源,全村2/3的村民都在竹林里生活。這里的竹子,最粗的直徑有十幾厘米,高近20米。馬海明測算過,重渡溝的這些竹子,每年至少能砍25萬公斤竹竿。然而,村民們世世代代只能賣些原竹,價格很低。馬海明決定以此先撬開村干部的腦殼,再帶動群眾。

    1997年秋,馬海明帶領賈文獻、龐西敏等村干部到竹編特色產地浙江省考察。在杭州,賈文獻和龐西敏在旅游景區內看到,一位老太太手里拿著大把大把的竹哨子,噙在嘴里嗚嗚哇哇地吹,竟然有好多人購買,一問價格,5毛錢一個,1元錢3個。馬海明拿過一個說:就這么一小截竹竿,能值幾分錢?可人家就能做成哨子賣錢。這竹竿咱重渡溝多不多?咱會不會做?

    隨后,他們又來到浙江安吉等地,考察了數個竹編商品專業市場,讓賈文獻等人大開眼界。這些,馬海明早已深思熟慮。沒到浙江考察之前,他就有了將竹子深加工作為旅游開發項目的考慮。他想,村里如果能建一個竹編加工廠,竹子增了值,群眾有了生財之道,也能給旅游配套。

    考察回來后,馬海明幫助村里編寫了建設竹編加工廠的可行性報告,經逐級上報,爭取到了以工代賑資金。后來,重渡溝村竹編工藝廠上馬,并很快生產出烙畫簾子、沙發、圈椅、躺椅等。

    村里建起了竹編工藝廠,而且還生產出了難以想象的工藝品,這讓村民們很是驚訝,躍躍欲試。

    重渡溝雖然還未被開發成旅游景區,但因為山水如畫,也經常有人到溝里賞景。于是,有些村民就抱著試試的心理,從山上砍下幾棵竹子,學著做起了小玩意。這時,馬海明拿出了從浙江帶回來的工藝品趁熱打鐵,在老菩提樹下再次進行演說。次日,村民郝金濤第一個將竹制的風撲嚕”(小風車)擺到街上,一會兒就賣了二三十個,賺了幾十元。

    嘗到了甜頭的村民們開始意識到:長在山里的竹子,原來是可以加工賣錢的;在重渡溝搞旅游開發,或許真的能賺大錢呢!

    為了籌集開發資金,他抵押房產貸款,甚至動用了女兒的壓歲錢

    從縣道潭盧線進入重渡溝,是一段近4公里的簡易公路。當時,這條路已經年久失修,車一過,塵土飛揚。只有擴寬這條路,重渡溝才能算得上一個景區。

    村里干部群眾因為嘗到了一些甜頭,思想觀念稍稍有了轉變,如何能更進一步拓展干部群眾的思路,馬海明認為修路是定盤星

    必須修路。但是,沒錢!

    馬海明將目光投向自己所認識的省、市有關部門的工作人員。每次見到他們,馬海明都會介紹重渡溝,也會提起開發遇到的資金難題。鎮干部王寶偉開玩笑說:馬鎮長魂掉到溝里了,成了神經蛋,見了領導嘴就剎不住車。

    19977月,河南省伏牛山總體規劃征求意見討論會在欒川縣舉行,馬海明將開發重渡溝的想法向有關領導進行了匯報,領導許諾給予一定的資金支持。然而,后來由于種種原因,這個規劃被擱淺,資金也成了泡影。

    馬海明認識原市計委的一位科長,他拉上村支書吳留印和村委會主任賈文獻一起去洛陽,找到這位科長訴說加懇求,這位科長被他們的執著精神感動,幫助他們出主意,與有關部門聯系,疏通渠道,申請款項。

    19981月,馬海明接到這位科長的電話,說資金批下來了,共3.5萬元。這是馬海明的四無公司籌集到的第一筆資金。

    1998415日,重渡溝公路建設開工。

    說到修路是為了旅游開發,群眾的心里還是有所懷疑,但畢竟修路能方便大家,還是讓村民激動不已。這個說,馬鎮長還真跑出了小名堂;那個說,先不說旅游,給百姓修路,這是積德行善。

    開工的炮聲響起來了。

    煙塵還未散盡,動工路段已排滿了人,老人、婦女、娃子也來助陣。村民們卷起褲腿,舞起鐵锨,磨爛了衣裳、磨破了手掌。

    這是一曲高亢的樂章,但隨著工程的不斷推進,不和諧的音符也開始出現:因為炸山,石頭砸壞了村民家的房子,個別村民嫌賠的錢少;8米寬的路,要占用部分村民的打麥場,村民不愿意……

    還是在那棵老菩提樹下,馬海明又開始了他的演講:鄉親們,請大家相信,損壞的東西,一定會賠。重渡溝開發,不能沒這條路,我們有限的資金還不夠修這條路。大家有沒有想過,將來路修好了,景區開發成功了,咱就能掙更多的錢、蓋更好的房……

    馬海明拿出了筆記本,挨家挨戶走訪,把群眾反映的問題一一記了下來,能賠的就賠,一時無力賠償的,都記得清清楚楚。

    老馬這人實誠,不會搗咱。看著馬海明又是跑工地,又是跑村民家里,許多村民開始替馬海明做廣告

    3.8公里修路工程項目,3.5萬元錢,可算是杯水車薪。為了完成項目建設,馬海明取得鎮里支持,把當時可以征用的部分村的義務工調到了重渡溝公路項目工地上;開路需要的柴油和爆破物品,能賒就賒,能借就借,甚至借到了外縣;施工人員把一些其他工程廢棄的橋涵經過維修,重新使用;苦口婆心做工作,組織村民出義務工,自己動手修建景區步道、棧道。

    一省再省,錢還是不夠用,怎么辦?

    一天,馬海明耷拉著腦袋回到家里,一臉的疲憊。妻子關長榮看在眼里,疼在心里,她問:海明,這是咋了?其實她心里很清楚,丈夫一定是在因為修路的事發愁。

    馬海明看著妻子:長榮,工地上又沒錢了,咱家里……還有錢沒?咱是干部,凡事都要帶個好頭,你可得支持我啊!妻子扭頭回了里屋,再出來時,手里竟然拿著一摞錢,足有幾千元。

    群眾聽說他竟然拿自己家里的錢來修路,都很不理解。后來,大家還聽說,馬海明拿自家的房產作抵押到銀行貸款,全部用于景區建設,甚至還把女兒的壓歲錢也拿來花了。
    想讓群眾富起來,就要咬著牙上,決不能半途而廢

    因為缺乏資金,重渡溝景區開發之初,溝里的建設大都是就地取材、因陋就簡:亭子,是幾根木頭的架子,頂著一蓬麥秸稈;親水棧道,是用山里最常見的樺櫟木砍削拼搭而成;山間步道,是散發著泥土芳香的碎石子鋪成的……

    定住了199961日開門迎賓,但就在5月中旬,馬海明讓公司副經理李圪塔一查公司的賬,只剩下1000多元。工程上還需要錢,印門票需要錢,開業儀式也需要錢,咋辦?

    馬海明又一次想到了貸款。然而,之前在信用社貸的款還沒還上,人家咋再貸給你?一天,他聽說上級給鎮里的10萬元產業化開發款存在銀行,就打起了這筆錢的主意。他和李圪塔來回跑了幾趟,銀行終于同意放貸,但有一個條件——以個人的名義貸,每人最多5000元。馬海明一算,公司總共7個人,都算上也只能貸3.5萬元。

    干公家的事,讓個人貸款,這算啥事?有人說。

    做了恁大難,眼看就開業了,咱不能被憋死呀!圪塔存折上的8000多元都花完了,我家的房子也抵押了。這一回,咱們背水一戰,只要公司要回來資金,先給大家還上……”馬海明說,他帶個頭。

    貸款需要個人手章,李圪塔沒敢給媳婦提這事,自己在街上偷偷刻了一個章;員工張東慶與媳婦奪手章,手都摳爛了,氣得媳婦回了娘家……

    1999710日,在經歷了千辛萬苦之后,重渡溝風景區終于開門迎賓了。

    然而,當天僅收入500元。第二天更加可憐,僅有100多元進賬。在以后的日子里,基本有了規律:周六、周日收入較多,周一至周五根本沒有游客。月收入不足1萬元,這讓旅游資源開發公司運營陷入困境。

    馬海明雖然兼任旅游資源開發公司經理一職,但他畢竟還是潭頭鎮的副鎮長,除旅游外,還分管著鎮上其他一些工作。他回鎮上工作幾天后,再次返回重渡溝,發現一連串的問題接踵而至:公司員工發不下來工資,貸款還不上,人心浮動;村民建設農家賓館收不回成本,有人甚至跑到了馬海明家里說事兒”……

    馬海明深深感覺到:重渡溝景區雖然開門迎賓了,但還是一個襁褓中的嬰兒,需要培育和滋養。想到這些,他徹夜難眠。

    潭頭鎮黨委成為馬海明的堅強后盾。當他把自己的擔心向鎮黨委匯報后,鎮黨委決定——馬海明分管工作適當調整,主要精力放到重渡溝景區,并分包重渡溝村。

    老菩提樹下,馬海明把村干部叫到一起,說:想讓群眾富起來,就要咬著牙上,半途而廢,群眾是要罵娘的。沒游客來,說明我們做得還不好,咱再想辦法。

    門兒特多的馬海明,想出一個雞蛋換鹽,兩不見錢的辦法招攬游客。一天,他帶著賈文獻和旅游資源開發公司員工劉海峰等人,一起來到洛陽某大企業。找到企業領導后,馬海明從黃挎包里掏出一摞景區門票說:免費的,叫職工們去耍,讓大家給景區宣傳一下就行。

    企業領導很震驚:還有這等好事?于是欣然接受。不久,一大批游客便來到了重渡溝旅游,吃住的花費,讓村里的群眾嘗到了甜頭。隨后,馬海明又帶著公司的員工和村干部來到欒川縣、洛陽市的各大企業,以同樣的方式為景區拉客。他甚至還與有的企業商議,以門票換取企業電視臺對景區的宣傳。

    游客逐漸多了起來,村民用竹子編制的旅游紀念品也漸漸成為城里人的香餑餑”……

    重渡溝火了,這里山山水水給百姓帶來了大把大把的票子

    1999年,國務院公布了新的《全國年節及紀念日放假辦法》,決定將春節、五一、十一的休息時間與前后的雙休日拼接,自此,黃金周一詞成為熱門話題,假日旅游熱潮席卷全國。這股強有力的東風,也吹到了重渡溝。

    重渡溝開業之后,偶爾有游客詢問有無賓館。然而,重渡溝沒有,這讓有的游客非常失望。

    建設農家賓館,這是讓村民致富的最好辦法。但是,村民還是存在顧慮,他們認為,自己的宅子是不能讓別人住的,否則就壞了風水。

    19999月中旬,馬海明和公司的任獻國商量,表示要搞農家賓館,得到對方支持。他們決定讓公司員工分包農戶,做群眾的思想工作。兩天之后,有七八家農戶表示愿意騰出房間,設立農家賓館。

    與此同時,馬海明與任獻國一起來到洛陽對重渡溝進行宣傳,并打出了游重渡溝、吃農家飯、住農家屋的招牌。

    誰能想到,老天爺竟與重渡溝人作對。本來設立農家賓館是為了迎接國慶節游客的到來,可老天爺竟然在那幾天連下幾天雨,把大家心中的那份熱情硬是給澆滅了。這時,馬海明與任獻國又一家一家做工作,打消了他們的顧慮。

    之后的一個月里,總算斷斷續續來了一些游客,農家賓館的接待人數實現了零突破。就在這一個月里,村民李松發家的農家賓館凈贏利500多元。

    2000年的五一國際勞動節,重渡溝首次出現游客爆滿的場景,農家賓館的生意也很是興隆,甚至到了一床難求的地步。龐南看,這個以前買化肥都需要借錢的重渡溝村村民,當年憑借自家的農家賓館賺了近7000元,讓他們兩口子高興得合不攏嘴。

    馬海明將大規模發展農家賓館的想法向鎮黨委書記孫小峰作了匯報,并提出了扶持農家賓館建設的建議。孫小峰聽后,明確表示:你說這中,我支持。

    馬海明與任獻國等人商量確定,農家賓館必須上檔次:床鋪全部要用白床單、白被罩,一床兩套,一客一換;廚房全部粉刷成白色,鍋臺統一設計,外表貼上瓷磚;廁所全部建成環保型雙甕漏斗式旱廁……最重要的是,誰家主動建設農家賓館,每張床補助200元。當年,就有50多家農戶在補助政策的激勵下,騰了屋,建起了農家賓館。

    后來,欒川縣信用社主任姜小軍來到重渡溝,發現有的農戶因為缺資金沒有建成農家賓館,他對此進行了摸底,投放了3萬多元貸款,又催生了一批。

    此時的重渡溝村,已不再是過去那個年人均收入只有幾百元的小山村,這里山山水水給他們帶來了大把大把的票子。

    重渡溝旅游火了,有人盯上了這塊肥肉。

    一天,一位姓李的客商來到重渡溝,把山山水水看了個究竟。后來,他又數次來到這里考察。有一天,他找到馬海明,說出了自己的心思:馬鎮長,我有一個想法,對你我都有好處。我想出50萬元控股重渡溝,你看咋樣?

    這事,門兒都沒有。馬海明說。

    沒過幾天,這位客商又來了。他開門見山地對馬海明說:咱們合伙經營,如果能達成協議,景區還叫你來管理。你給公家干,能有多少好處?不如趁早給自己鋪條后路。這事如果能成,我不會虧待你,一個月工資不低于4000元。

    4000元,這在當時相當于馬海明7個月的工資。他聽了對方的話,笑著說:你這是讓我賣國啊!開發重渡溝,我沒想過自己要咋樣咋樣。合伙經營我得讓大家說了算,這又不是我馬海明自己的重渡溝,你說是不是這個理兒?

    從此,這位客商再沒提過此事。
    離別重渡溝,他動情地說:化成灰,我也要壯一棵重渡溝的竹子

    馬海明的名字,也隨著重渡溝旅游的火爆而叫響。

    2001818日,欒川決定成立縣旅游工作委員會,馬海明被任命為副主任。縣里的決定是有考慮的:馬海明對旅游的獨到見解、超前思維和不畏艱難帶領群眾脫貧致富的奉獻精神,正是欒川大力發展旅游事業所需要的,他應該有更廣闊的舞臺。

    20日上午,馬海明決定再去重渡溝。

    這是一次告別之行,是向重渡溝的山山水水告別,向風雨同舟的戰友告別,向父老鄉親告別……行走在景區,馬海明每一步都沉甸甸的——

    這就是那條新修的路,1997年以前,它還是滿地沙石,泥濘灰塵……

    這是風波橋,為了修這座橋,有村民曾堵住縣長的車討說法”……

    這是龐南看家的農家賓館,由于經營得好,第二年他就花6000元買了一輛幸福牌摩托車……

    這是那棵老菩提樹,在這里把群眾得睡著了覺……

    老菩提樹下,村民圍了一大片。

    馬鎮長,你真的要走?村民余紅文問。

    嗯!馬海明點了點頭。

    818日的會議一結束,馬海明要走的消息就傳到了重渡溝,百姓不信。而此時,他的一個字,把大家心中僅存的那點希望給擊破了。

    大家紛紛圍了上來。

    馬鎮長,我不該喊你馬大煽啊!村民李恒擠了進來,一把拉住馬海明的手,羞愧地低下了頭。

    你喊我馬大煽,也沒喊掉我一塊肉,怕個啥?馬海明說。

    村民龐朝真接過話頭:海明,你確實是馬大煽,可你是實打實的煽,不是那種管撂不管接、捕風捉影的煽,你不煽,俺們能有今天?

    桌上擺了菜,沒人拿起筷子;杯里斟滿了酒,沒人喝一口。淚水,不住地往下流。

    馬鎮長,一想起那年春節到你家要賬,我就覺得有點對不起你。一位村民說著,把頭扭向人群,后來我就想,馬鎮長圖個啥?人家端著公家的飯碗,大小也是個官兒,他就是不開發重渡溝,不可憐咱溝里的老百姓,工資照樣不會少一分一厘。可是,人家把心交給了咱這窮山溝,為啥?還不是想讓咱富起來?這才是正兒八經的黨的好干部……”

    村民李松發站到了樹下的四輪拖拉機上,從口袋里掏出準備好的歡送辭,大聲念了起來:是誰喚醒了這沉睡千年大山,是誰給咱重渡溝村老百姓找了一條致富的門路?不知道他到底跑爛了多少雙鞋,也不知道他究竟流了多少斤汗……咱可不能忘了,他叫馬海明。

    馬海明站了起來,跳上拖拉機,抹了一把淚,說:小時候,俺家窮,吃不飽。在咱重渡街上,有人給我端過熱乎乎的糝兒湯,我就是咱重渡街的兒,即使走到生命盡頭,化成灰,我也要壯一棵咱重渡溝的竹子。

    馬海明依依不舍地走了,他不住地回過頭,遠遠地看著那棵老菩提樹……

    群眾為他立碑:開發重渡,福澤一方;立碑慰痛,永世不忘

    轉眼10年過去了,重渡溝村的百姓鼓了腰包、蓋了樓房。閑暇之余,他們也常常掏出別在腰間的手機,撥通馬海明的電話:海明,好久沒見你了,來重渡溝喝兩杯嘛!

    重渡溝的百姓有錢了,他們沒有忘記馬海明,許多人經常邀請馬海明到重渡溝拉拉家常、敘敘舊。

    然而,這一切,都在201157日戛然而止。

    當天,馬海明在欒川另一處景區——抱犢寨景區考察中遭遇車禍,永遠地閉上了雙眼。

    噩耗傳來,重渡溝村籠罩在悲痛之中。馬海明的遺像前,賈文獻哭得成了個淚人,與馬海明朝夕相處的一幕幕場景又在他的腦海浮現:在外地考察時,為了省錢,他們曾露宿街頭;考察景區環線時,他們曾險些被山上的滾石奪命;菩提樹下,他們曾為了一個細節爭得臉紅脖子粗……

    腦海中浮現這些場景的,又何止是賈文獻一人,重渡溝村百姓的滴滴淚水,都是過去一幕幕回憶的結晶。

    馬海明追悼會在潭頭鎮舉行。重渡溝村的父老鄉親來了,抱犢寨景區的同事來了,伊河漂流景區的同仁來了,欒川旅游系統的伙計們來了……1.8萬人的送葬隊伍,把這個豫西山區小鎮擠得水泄不通。人們一步步向前挪動著,都想再看一眼這位泥腿子干部

    妻子關長榮哭干了淚,她說:也許,海明是上天派來專門開發重渡溝的,如今,景區開發成了,大家富了,他就走了……”

    當年8月,重渡溝村村民捐資80多萬元,在重渡溝景區為馬海明建起了紀念園,豎起了銅像,立起了功德碑,碑文曰:

    …………

    開發重渡福澤一方

    歷盡艱辛榮辱皆忘

    魂系夢縈晝思暮想

    …………

    千秋楷模日月昭彰

    立碑慰痛永世不忘

    馬海明走了,他的身影永遠留在了重渡溝的山水之間。每年清明節,村民們都會來到這里,向馬海明獻上一束花,深鞠一個躬。

    微風輕輕吹過,飄來沙沙響聲。人們抬頭向馬海明陵園背后的山坡望去,那片竹林,郁郁蔥蔥。

    現在,重渡溝人真富了:全村95%的家庭開設了家庭賓館,年收入高達40萬元,村民年人均純收入提高到超過3萬元,家產百萬元甚至上千萬元的農戶不斷涌現。

    重渡溝的成功開發,成為全國縣域旅游發展的典范,被稱為重渡溝現象。欒川縣以此為樣本,探索出的政府主導、市場運作、產業化發展欒川模式,與寧波經驗、焦作現象并稱中國旅游發展的三大模式

    2013519日,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、國務院副總理汪洋來到重渡溝村考察,得知該村農戶通過經營家庭賓館過上了小康日子時,他說,發展鄉村旅游不僅是拓寬就業門路、幫助農民脫貧致富的一條新路子,而且能夠傳播新的生活方式和促進鄉風文明。

    去年54日,賈文獻代表全村村民給汪洋副總理寫了一封信,向他匯報重渡溝村一年來的新變化。汪洋親筆回復:群眾的幸福就是我們工作的目的,你們生活好,我們就開心。

    重渡溝忘不了馬海明,欒川縣忘不了馬海明。

    2014630日,中共欒川縣紀委、欒川縣監察局下發《關于在全縣紀檢監察系統開展向馬海明同志學習的決定》;2015527日,中共欒川縣委下發《關于在三嚴三實專題教育中深入開展向馬海明同志學習的決定》;201569日,欒川縣組建馬海明事跡報告團” ……

       
    本文來源:洛陽日報


豫公網安備 41030502000114號
青海快3连线走势图